当前位置: 首页>>法治故事>>正文

一场“血”案

发布时间:2020年05月11日   点击:[]

【民警简介】小尚,2006年毕业于警察学院治安管理专业,2007年参加公安工作,多次受到市局嘉奖,并于2016年被评为劳动模范。作为一名基层派出所的治安民警,他工作踏实,任劳任怨,经常为了案件不眠不休,是绝不放弃的“死磕派”。


两辆闪着警灯的警车,一前一后急驰而过,在其中的一辆上,坐着我们的民警小尚。刚刚,他还在值班室里吃着晚饭,忽然,报警平台转来警情:辖区一小区内的一名房主报警称,自己的房子里可能发生了“血案”!于是,小尚连忙留下值班人员,自己则和其余同事分乘两辆警车,紧急出动,赶往事发小区。

到达报警人所说的地点时,报警人已经站在楼下等候了:“民警同志,我的房子里被租客弄得乱七八糟,电视机也坏了……”

“等等!”民警小尚着急地问,“您报警说房子里可能发生‘血案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哦,对!有个租客忽然说要退房,我就过来了一趟。但是等我到这里的时候,她已经走了。我一进门就看见地上有些红色的痕迹……好像是血……”

“看到伤者或其他人了吗?”

“没有。我很害怕,就直接报警了。”

小尚和同事一边向报警人了解情况,一边跟随他上楼,并戴好手套、穿好鞋套。之后,报警人打开了房门。房间内的景象可以用“一片狼藉”来形容:废品、杂物扔了满地,臭气熏天不说,地板上还有些暗红色的痕迹,看来这就是报警人所说的“血迹”了。不过,房间内虽然十分凌乱,却没有一丝血腥味。走到近前仔细查看后,小尚和另一位同事相视一笑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这根本不是血迹。

“那这地上……”

“您仔细看看,这不是血迹,是锈水!”

“啊?”闹了“乌龙”的报警人挠着头走进门来,凑到近前一看,不好意思地笑道,“我一开门看见这个就吓坏了,更不敢靠近仔细看……”

“嗯,没有人受伤就行。”从接警后就紧张不已的小尚,此时才稍微放松了一些,庆幸只是报警人看错了。正当他和同事准备离开的时候,报警人又拦住了他们:“民警同志,你们不能走!”

“怎么了?刚才已经跟您说了,那不是血迹……”

“我知道,之前怪我没看清楚,没人受伤是万幸。但是,这事儿还没完!”报警人气呼呼地继续说道,“您看她把我的房子弄得这么乱,连电视机都砸坏了,她这是故意损毁我的财物,你们不能不管吧?”

确实,房间被弄得一团糟不说,电视机也被砸坏,歪放在地上。小尚问道:“那租您房子的人呢?”

“我不知道啊!她突然说要退房,我过来的时候房子就已经变成这样了。”

随后,根据报警人提供的电话号码,小尚与那名租客取得了联系,并和报警人一同找到了她。租客一脸疲惫地解释道:“房子是我和我丈夫租的,我们俩昨晚吵架了,才把房子弄成那样。”

“没有人受伤吧?”小尚问道。

“没有,就是因为我丈夫喝酒喝多了,我也在气头上,所以,吵着吵着就开始摔东西……”

“那是我的房子,你们凭什么说砸就砸?”报警人气愤地说。

“他说的有道理。作为租房者,你们有义务妥善保管房间内的相关财物。”

“对不起,昨晚我们都在气头上。房子我不租了,我可以把房间打扫干净,弄坏的电视机我也愿意赔偿,但房东刚才直接跟我要一万元赔偿费,我……”

“民警同志,她这是故意损毁我的财物,你们得给我主持公道。”

小尚说:“咱们肯定得依法办事。她和丈夫吵架,弄坏了您的电视机,的确应该赔偿。但她并非故意弄坏您的电视机来报复您或者让您蒙受损失,所以也不能说她是故意损毁财物。您的权利我们要维护,她的合法权利同样我们也得保护。”

在民警小尚的协调下,双方意见最终达成一致,租客向房主道歉,并赔偿了损坏的电视机的维修费用。

一件“血”案,最终无事终结。


法律链接

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

第二百一十二条 租赁合同是出租人将租赁物交付承租人使用、收益,承租人支付租金的合同。

第二百一十九条 承租人未按照约定的方法或者租赁物的性质使用租赁物,致使租赁物受到损失的,出租人可以解除合同并要求赔偿损失。

第二百二十二条 承租人应当妥善保管租赁物,因保管不善造成租赁物毁损、灭失的,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。

(本文刊载于《青少年法治教育》2018年第十期·总第19期)

作者:李晓恬

来源:青少年法治教育